百度地图|baidu_sitemap
首页
新闻界
科技界
体育界
资讯界
生活界
图片
下载
招商
教育
房产

德州科技界
谢晋宇是自行车的收藏着
2019-06-16 21:51:49 来源:http://www.ddzz365.com 作者: 德州资讯网

 谢晋宇是自行车的收藏着

 若不是因为收藏,谢晋宇应该还在复旦大学经管学院任教。2013 年4 月,谢晋宇回到了远离多年的四川大学,在商学院开始了与艺术经管相关的研究。校园朴实自然的环境谢晋宇从未远离,他办公室的书架上一半是经济经管类专著,一半是当代艺术相关图书,与上海的喧闹相比,这里的安静更适用他。

  在谢晋宇的心中,宛若一直有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将他往艺术上牵引。他的外公曾是成都彭县(今彭州)一位著名的文明人物,自己开画店古董店,写书法,也做字画收藏,还办过学堂。谢晋宇与外公从未谋面,但是他开始收藏以后却像回到了生命的源头。他出身在饥荒年代的西藏,从小体质很弱,后来父母调到四川一个储藏烈性炸药的国防基地事情,从那个小镇开始他对这个世界有所认知。但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四川小镇没有让他解放快乐成长的土壤,背负着上辈人的地主成分,谢晋宇从小眼见父母成为险些每场斗争中的批斗对象,母亲不堪斗争精力分裂发作无常,这样阴郁的环境下,谢晋宇的成长落寞而压制,他短缺自信也看不到未来。这段通过在他多年后复旦教授的身份下也同样难以释怀,宛若惟有在艺术中才气将自己解脱出来。

  谢晋宇曾收藏过一件吴笛的作品,一次,他因为写一篇文章而采访了这位艺术家,整个采访过程中他都没有说出自己收藏了她的作品,他是在揣摩艺术家的创作思路,艺术家对创作成分的解读就像是在解读他自己的内心。他一次次证实,自己成长过程中的复杂心态在艺术中得以体现。

  一个中年人的叛逆和顺从

  常识分子做收藏在国内不算普遍,因为要承受庞大的经济压力。每当一件能够与自己产生强烈共鸣的艺术品出现在眼前,谢晋宇总是很激动,乃至会感恩上天,那种心灵的释放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所以,他将这些艺术品买回家,令自己五十年来的敏感、脆弱、不被认可得以寄托,为此他忍下了良多购买的障碍和难受。

  “叛逆”在中国社会的中年男子身上少有残存,谢晋宇没有顺从社会给中年中产阶级绑上的代价观,他不愿让房子车子票子主导自己的人生,却在收藏当代艺术——追求自己内心事物上尽心竭力。在收藏圈为了一幅作品一掷万金是常有的事,对于谢晋宇这样一位工薪常识分子来说每次购买都是异常艰苦的决意。他曾经为了一幅贾蔼力的作品而卖掉了房子,“因为没有钱嘛,房子卖了就租房子嘛”。买那幅作品的时候他事前向艺术机构交了定金,但是等来等去,这件作品他并无买到。身边良多人为这件事感到可惜,感觉他太亏了,但如今讲来谢晋宇很平静,这件事给了他很大的自信,“毕竟市场上有好几百个艺术家,我挑来挑去怎么就挑中了他?而当时市场反馈比他好的艺术家也有,我就没有挑那些。”现在,贾蔼力的作品在年轻艺术家里很有市场代价,这让没有买到作品的谢晋宇感到一种自我肯定,并不是因为代价,而是他看待艺术家的眼光。后来他用这笔钱买了良多鲁美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现在看来这些也是谢晋宇的收藏当中较成系统的片面。

  作为工薪阶层常识分子,谢晋宇做收藏不具有志在必得的财力,对此,他承认自己会羡慕那些有雄厚资金的专科收藏家,但是由于自己条件不匹配而错过的艺术品,他会十分坦然大地对。除了财力,多年的购买通过告诉他,人际关系网络也是得到一件作品的重要成分。有一次他看好一组潘泓钢和胡有辰做的雕塑作品,当时挂在嘉德在线上卖,谢晋宇很喜欢这组作品,但奇怪的是第二天就被网站撤掉了,听说是卖给了上海的一家机构。谢晋宇觉得有些遗憾。后来,他了解到作者是川美的门生,而他恰好和川美一位先生认识,就顺理成章通过这位先生认识了这两位艺术家,最终还是买到了这一套雕塑。最令他感到遗憾的并不是看好却错过了作品,而是那种本来也买得起却由于当时的校验力不足而错过了的,他说:“作品良多,永远有好作品。”在遗憾面前谢晋宇选定向前看,而不是再去把作品追回归。

  义务感跳出五十岁的身材

  谢晋宇觉得要为这个圈子做点事情。他佩服的收藏家都是对艺术有深度介入的,像澳大利亚收藏家卡尔多开展的“卡尔多公共艺术项目”(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s),就在公共平台破了公众对于当代艺术的认知这块冰,已成为澳大利亚当代艺术史的一座里程碑。谢晋宇认为收藏不单单是收作品这么简单,也不是仅仅站在藏家的角度来看待艺术,他由收藏转向更深度的介入——结合自己的职业生计研究的专长,和艺术收藏的爱好,去做艺术经管相关研究,尤其是对艺术家生计的研究。在谢晋宇看来,艺术家可以是一个很宽泛的职业,但是对艺术家的学术研究,不但在中国,就算在世界局限内的研究都对照少——很少有人愿意把他们作为调查的对象来花工夫。他有望能够长期调查艺术家,以一种民族志的要领对这个群体做质性研究,积累对艺术家创作的调查,对他们的访谈,对他们生活和外交的调查,他有望在这个过程中再具体寻找研究方向。这样介入就更有益于收藏这件事情,也影响到一个人的生命轨迹,让他最终做了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

  关于收藏年轻艺术家作品这件事,谢晋宇说刚开始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因为毕竟没有资金去收成熟艺术家的作品,更不用提那些作品价位动辄几百几千万元的艺术家。而且他看到大多数成熟的艺术家很少能够突破自己,所以更垂青年轻人的朴拙,“进行毕业创作或者处在毕业期的年轻艺术家们是很勤奋和用心的,哪怕是用很稚嫩要领的去创作,也有一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力,即便这位艺术家未来不行成为艺术市场的宠儿。”谢晋宇收藏年轻艺术家作品的过程中特别有造诣感,这种造诣感是收藏成熟艺术家作品所达不到的,因为往往是在艺术机构发现他们之前他就找到了艺术家,直接接触他们,看他们的创作。这一时期的年轻艺术家,也是他们在任业艺术家道路上最艰苦的时期,谢晋宇收藏他们的作品也是对他们成长的一种支持,给他们的创作带来资金支持和认可。

  谢晋宇不愿认同以金钱和地位来衡量的客观胜利尺度,对他来说主观感觉上获得的胜利才会带来内涵的美满感。收藏艺术让他完全摆脱了从众心理,接触到与自己代价观相近的人群。“确认了自己究竟在这个世界上想干什么,内心就会特别安定,这是做收藏带给我的最大的收获。”有了这种安定,即便骑着自行车掉商学院的体面,也无所谓。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